歡迎來客

由柏林愛樂樂團的弗格斯·麥克威廉(Fergus McWilliam)和《 “吹你自己的號角”

弗格斯1978 年夏天,我有幸跟隨偉大的丹麥號角演奏家兼老師威廉·蘭茨基-奧托(Wilhelm Lanzky-Otto)學習了數週的密集課程。 我每天都去他在斯德哥爾摩的私人家裡拜訪他,每次最多 6 個小時,這是我認為我一生中做過的最緊張的工作。 那時他已經70歲了,不再吹號角,所以我從未聽過他那著名的聲音,但他的鋼琴技巧和音樂知識似乎是無止境的。 他一直坐在鋼琴前,陪我完成了整個圓號獨奏曲目。 

Wilhelm 從未真正用任何技術術語評論我的號角演奏,而是專注於我嘗試的音樂。 這些實際上似乎是更多的輔導課程而不是號角課程。 他是如此出色的鋼琴家和敏感的伴奏者,以至於他可以並且願意讓我沉迷於各種考慮不周的速度。 如果我不自覺地開始加速或減速,他就會縱容我,直到我撞到牆上。 然後他會疑惑地看著我,這點就明白了。 我不記得他曾經告訴我如何解釋某事,而是他似乎希望我找到自己的聲音。 在此過程中,我很快發現每一次音樂變化都伴隨著適當的技術調整。 正是這個公式的發現證實了我自己的教學基礎:音樂演奏導致技術改進。